2020年7月7日

身着铠甲的少年明明只是对雷狮行了个标准的礼仪而已,那一瞬间,雷狮突然觉得风吹树枝也变得那么有意义,而少年棕色的发丝,…

身着铠甲的少年明明只是对雷狮行了个标准的礼仪而已,那一瞬间,雷狮突然觉得风吹树枝也变得那么有意义,而少年棕色的发丝,莹绿的眼眸就像极了一棵树悄然无声的在他心里发芽。

“三殿下,有什么事能为你效劳吗?”许是雷狮的目光太过热切了吧,安迷修忍不住笑着看向他的眼睛。紫色的眼睛里好像装了星星,很好看。安迷修如此想到。

想那么多干什么?不明白又如何?我雷狮想做的事情就要去做,想要的东西就要凭本事抢过来。

明明第一次见面安迷修对雷狮印象很差,但二十四岁的他却因为十五岁雷狮的一个举动差点丢了心

“安迷修,你整天擦你的剑,你干脆和剑在一起算了”不知什么时候到安迷修身边的雷狮反复揉捏着安迷修的脸。

还没等雷狮接着想,安迷修就拍下雷狮的手,“嘁,在下只是在想当初在下为什么要保护你这样的混蛋?明明雷伊殿下就很好,强大美丽”

安迷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开始数落道“哪里像你,一点都没皇子的样子,自大、无恶不作还……”

什么是银河,是雷狮眼里的紫色星辰倒映出莹绿森林,是如鲸向海似鸟投林般自然的赌气注视,干净纯粹,无关风月。璀璨星辰此刻眼里只有一人。

安迷修看着早已驶向远方的海盗船,苦笑着。他知道,皇子一直向往着自由,想做征服大海的海盗,哪能让森林的爱打扰星空的自由?森林的爱是默默守护,亦是至死不渝。

他是要守护国土骑士团团长,也是爱雷狮的安迷修,因为安迷修爱雷狮,所以雷狮不必知晓……

记忆中的花店、酒楼早已拆掉,熟悉的树木盆栽也不见了踪影,唯一不变的是那通往圣殿后庭的小路。

这是二十岁的雷狮给了永远留在二十六岁的安迷修的一个吻。也是他们间第一个吻。

雷狮转身离开了,雷狮永远是雷狮,他永远追逐着自由,也心甘情愿有了名为安迷修的羁绊。

深情而不纠缠,是无人知晓,仅存他心的无数次愿望,也是安迷修临死前最后的幻想。

Related Tag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